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黛咪の日記Ch.1(原創首發) -



本帖最後由 formosa梁叟 於 編輯








*楔子



那天,有人正在孫記大廟裡面,為了抾除蛀蟲吵吵嚷嚷,鬼扯卵蛋窮喳呼之際,俺老梁卻按步就班,調出這篇序號第四的 ‘黛咪の日記’ ,用心地爬梳覆按,改抹溫吞橋段、凝鍊冗長過場,俾便盡速完稿上傳



俺的這篇當年定搞了十九個半 chapter 的 ‘黛咪の日記’ ,此刻猶記俺斯時著實

投注了不少的心力和功夫。



另外,因為懷抱拋磚引玉的胸襟,雖然相當無奈俺卻兀自把這篇小說的 Ch.1, 張貼在這個競相效尤,專事張貼拷貝而來之簡字篇章為能事兒的版面上。



若有興趣想看續篇的好朋友,煩請轉台至隔壁原創欄目上,去續攤點閱俺同步發表之 Ch.2。至於缺乏興趣的,當然就拉倒了唄!



俺會盡力去耕耘播種隔壁那一塊,屬於冰涼冷板凳兒的原創欄目。那就是,俺前揭所謂拋磚引玉之涵義。



凡是看煩了簡字篇章的好朋友們,謹建議你日後改變習慣,撥冗去隔壁的原創欄目溜躂閒逛,換換新口味兒長長新見識。



譬如,你看無論是有線或無線電視,肯定是遙控器不離手,一分鐘內就轉台了好幾回。



老梁會努力地耕耘播種那塊原創園地。但是,在歷經一個階段之後,若是兀自瞅不著最起碼的發芽茁壯,俺當然不會繼續泡蘑菇當傻蛋兒。







*正文 ↓





※黛咪的母親嬇 (ㄏㄨㄟˋ) 媚的生活花絮



嬇媚在她居處公寓大廈一樓的接待門廳裡,盼到專程過來接她,一起去渡周末的摯友雪芳。她們打過招呼後,就相偕出去搭乘雪芳男朋友,停在馬路邊正在候駕的休旅車。



? ?? ? 那位駕車的紳士,見到兩位女士的芳蹤現身,就下車竚候在駕駛座的旁邊,表達歡迎之意。



雪芳當面為她的姊妹淘引介說, ‘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過的王先生…’ 嬇媚遞手給對方招呼道, ‘久仰,王先生,幸會你!我叫嬇媚,羅嬇媚。’



‘妳好,我叫明倫,我很榮幸認識妳,羅小姐!’



‘讓我替你開車!’ 雪芳插口, ‘這樣,你就可以跟嬇媚在後座,彼此套乎、套乎親近,明倫。’



明倫似乎有些放心不下,半自覺的寓目涉覽一下他那輛高頂,七人座的大型休旅車說, ‘這輛車不挺好開咧,阿芳!它只能從車外兩邊的後照鏡……’



‘安啦!你的這輛大車我開過兩回,你忘了嗎,明倫?’ 雪芳揮手催趲他們上車說, ‘而且,我有職業駕照,準保我們的安全無虞。’



於是乎,明倫就改變心意頷頤同意把車輛交給雪芳駕駛,然後開啟客座的車門請嬇媚豋車就座。她乍見車廂裡面的佈局不同於一般,就躋身在那副沙發式座椅的內側落座下去。



在後車廂內除了那一組,厚實舒適的雙人座沙發以外,在左側駕駛座後面還有一具迷你型小冰箱兼做小吧台的設備。因此,在後座沙發上安座的乘客,擁有足夠的空間安置他們的雙腿。



客串駕駛手的雪芳,重新調整好駕駛座的距離,就先啟動引擎而回身交代說, ‘我請明倫在車上,準備了伏特加和櫻桃白蘭地,都是妳喜歡的口味兒,嬇媚!’??接著,她就緩緩的啟動車輛上路。



??‘謝謝妳,阿芳…逗陣的!’ 嬇媚遞手給明倫說, ‘我也要感謝你的窩心,王先生。’



明倫歡忭暢懷的二度輕握嬇媚友善的手,接著他就動手為她繫上了安全帶,然後又探身向前,扯出那具在迷你小吧檯下方的小凳子,安坐著動問道, ‘請問羅小姐,要用點兒甚麼酒品?’



‘呃…我就客隨主變,謝謝你,王先生!’



片刻後,明倫和嬇媚就雙雙在舒適的沙發上,品啜雙倍份的櫻桃白蘭地。嬇媚則又傾盞揄揚主人道, ‘雪芳好眼光、好機緣,挑三揀四以後,終於交到了王先生這般樣好表率的爺們兒。’



‘不敢當、不敢當!’ 明倫和嬇媚輕搕酒盅子各自呷飲佳釀後,他卻直勾勾地捩眼逡睃她的那雙在短裙下面,趿著五、六公分酒盃跟的短筒馬靴,修長雅緻性感的長腿搭碴兒道, ‘今天明倫幸獲拜見令人驚艷的羅小姐,實在榮幸、榮幸。’



嬇媚動手理一理她的安全帶,且有意無意地將她的裙襬掀高一些,然後把雙腿擺出一副易於落眼觀覷的pose問, ‘我希望你,會喜歡你所瞅見的這副景象,王先生?’



‘當然…當然!’ 明倫下意識的去扳正他的領帶,卻忘記他穿的是休閒T恤,和一條寬鬆的棉質長褲說, ‘抱歉…這是阿芳的主意,叫我把西裝領帶換穿休閒衣裳,羅小姐!’



‘請你不用在意,王先生!’ 嬇媚使右手接過明倫的酒盅子,交給左手把兩只盅子一起擱上在她這一側的托架上說,‘今天是週末,大家何妨放輕鬆點兒,毋庸拘束自己,Okay!’



明倫見嬇媚的舉措溫婉柔善,話語昵聲諄諄不禁喜孜孜的托起她的右手,在其手背上輕觸喙啄幾下說,

‘明倫謹遵面諭就是!’



正在駕車的雪芳,聞知後面的兩人情投意合,就藉機停車等候紅燈之際,迴身環伺他們說, ‘我很高興你們兩位,在邂逅之餘就登對兒來電。如此這般,也不枉費我這個作媒拉縴兒的一番熱心。’



‘謝謝妳善意的雞婆,阿芳!’ 嬇媚隨手把她的右手摞上他的左腿腿股上,徐徐的摩挲搋揉道, ‘阿芳的那位老契兄,下個星期就要回國。所以,憑她跟我長年的交情,由我出面暫時接手填補她,就是我的義務也是責任。如果,你不憎嫌我的年齡。’



嬇媚朝右側傾身,抄起明倫的右手摀在她衣裳下鼓篷篷的乳峰上。他隨手踅摸搋揉她的一雙乳峰,又輕手捏塑她的乳球說,‘我求之不得…求之不得!因為,我也有了一把的年歲了耶!’



雪芳搶口說, ‘年齡不重要,緣分和感情才是關鍵。明倫雖然已經四十出頭,卻有二十瑯璫歲年青人的能耐。也是上個週末,我和他的 ex 助理李小姐,一起出海去共渡 FFM 的歡樂週末。從星期五的晚上,到星期六的天亮,他一共歡洩撒潑了四度。’



? ? 嬇媚歡歡喜喜地,動手卸開她衣衫的紐扣而神會心契的揄揚道, ‘那的確是不同凡響的傑作。可想而知,你們那一趟的海上三人行假期,肯定逗趣兒來勁兒到不行。’



‘當然、當然!’ 雪芳騁懷忻愉小心翼翼地駕車前行說, ‘可是,星期六當天到傍晚,我清楚地記得,明倫又撒歡灌輸過五回。當天晚上回家時,我和那位李小姐,難免都有一些腿軟筋酥,可是他卻依然精神奕奕跩得像個宅神似的。’



明倫依從嬇媚的心意,順手擺脫掉她的胸罩,又輕扠拈搓她的超過 C 罩盃門檻的胸乳,撚揑她的奶咂咂兒說, ‘請妳甭把我形容彷彿是條色狼,阿芳!免得嚇唬了初逢乍見的新朋友。’



嬇媚在明倫的配合下,旋即遞除裙子,僅只保留下她的蕾絲褲衩兒,既而又臂助他脫鞋且褪除掉他的內外兩條褲子。她跟著擺脫掉她的安全帶,挪身屈膝在他的腿胯間,使右手徐徐的攏拶捋摩,他的那具有大半副勢頭的凸槌,使左手磨轉溜動底下的那一對小虎倀說, ‘阿芳說的一點兒都不差,王先生果真是有一條出人頭地的尊具。’



‘咱倆既然彼此都裸袒相對了,所以,請妳叫我阿倫得了,嬇媚!’



雪芳從車內後視鏡,觀動靜一番後善意地說, ‘眼前就是高速公路北上交流道的入口,這個時段的行車流量不算挺大,所以請你們安心啦!’



嬇媚一邊摩蕩擼管那條興沖沖的翹槓,一邊轉盼兩側的車窗後回應道, ‘勞駕妳開慢點兒得了,逗陣的!反正,這些車窗所貼深色的遮陽紙,根本毋庸耽心被別人偷把窺覷。’



嬇媚有些訝異者是明倫的那條男根,瞬即就變成一副大大剌剌盛氣淩人的模樣兒,它還瞠大著一隻豎眼睥睨著她的雙眼,抑且顯出一副亟欲尋釁找碴兒的德性。接著,她又賡續的擼管幾下後,那禿廝頂顛的溲眼兒,就湧出了一大灘蛋青般的黏涎。



當明倫的初精正在那顆鳩頭上面擴散,尚未淌溢下去之前,嬇媚已然攛舌出去把那些醲稠物括搨入口,披味兒之餘再笑納下肚。其次,她又撟高他的左腿,使勁兒的把他從沙發椅上掀騰起來說,‘舔屁眼兒,阿倫!我曉得你挺迷癮舔過肛門以後再咂雞羓的嗜好,這是阿芳指點我的竅門兒!’



明倫踟躕了片刻,跟著就擺出一個不甚雅觀卻挺輕鬆的 pose,以大約四十五度角的方向,向嬇媚聳撅出他的屁股。她也跟著稍稍側身使她的面頰,襯貼著明倫的腚尖子,徐徐的偎晃廝抹他的,明顯是經常做運動與跑健身房所致,饒富韌性又具有灑脫陽剛模樣兒的屁股。



嬇媚旋即從托架上取盞,呷飲少許櫻桃白蘭地噙納在嘴巴裡,然後又使雙手捭開明倫的腚頰,致令他的顏色紫絳形態健康的胐子眼兒,露餡兒出來眨呀眨的,對盼著她的一雙大眼睛,彷彿是在期待她的青睞與呵護。



浸染在明倫那款郁而不醲,炯非俗品古龍水氛圍的嬇媚,旋即掬嘴搆陷揢進他的夾股,使嘴唇裹住他的肛門外緣的那道肉轂輪圈,再潠出她在嘴巴裡所積貯的佳釀,一逕的呲進他的體內。



當然,那些酒汁有一部分外溢涓滴下來,可是卻被嬇媚即時的掉舌涮拭捲撩消化入口。她持續淅瀝、淅瀝,扮著她的津唾括搨捖摩明倫的股溝子,反覆徜徉盤踅唯恐遺落一個細微的小閣落。



那種酒汁、涎末兒和古龍水合成的特殊風致,似乎是刺激了嬇媚敏感的味蕾,催趲她更進一步地,舉舌去捫拭抿搨那道擔當護衛者的肉箍子,當她捲撩擗掠過好一番之餘,然後又使一根小手指,掖進那處臀眼技巧地挎弄了幾下,促使那些酒汁外溢出來,她卻又扳僵她的舌芯子,驅策它去扡挑拱鑽,琢摩打攛他的腚窟的內層部份。



嬇媚舉舌,一邊祭出她覓縫打眼精湛鑽窋的好能耐,一邊又嘖嘖有聲的把櫻桃白蘭地的餘瀝吮吸入口,不見一滴浸染上沙發面子上。



明倫隨口大加揄揚道, ‘妳真行,嬇媚!妳是綽趣爺們兒的總班頭。’



嬇媚趁間支使明倫輝復坐姿,又把兩盅子的餘酒傾在一盞,用以漱一漱、涮一涮她的口腔,再委身跪踞在他的腿胯間,拈持著那條毬朝天肉橛子的柄根處說, ‘咂雞羓,我的爺!’ 她再毫無準備動作下,隨手把那粗頇頇、勃騰騰的雄具,一口深嘬到她的口腔深處,只在那顆鰻尖子觸及她嗓子眼兒時,稍稍止頓了一秒鐘。



明倫掐氣緩息落眼廝覷一瞥,只見嬇媚的口脣受阻於她自己的兩根手指,其餘的八十%俱皆消失了蹤影。她藉用鼻道換換氣,又把那搉把兒釋出一截兒,然後再祭出一記高難度的深喉嚨伎倆,瞬即把那肉骨垛囫圇擫抐到它的柄根處。



‘嗯…好,好耶…’明倫不自主地緊搐攏縮他在襪子裡的腳指頭,抑且捩眼左顧右盼,果然沒瞅到一點兒他的命根子。不過,他卻矚目到自己的體毛,有些扎進了她的鼻道,也有一些躥進了她的口脣。



嬇媚跟著再接再厲,一鼓作氣把那雞羓深喉嚨了六、七下,每一棒都是徹頭徹尾的深喉嚨。雖然,她的口活兒十分的了得,卻也無法完全遏制本能排斥的反射作用,致使她被激盪出兩行稍許的淚濕。



在後續的將近十分鐘內,嬇媚反而以泡磨菇的手腕子,挨挨蹭蹭拖沓延遲她的好能耐,讓明倫頂癮膺受到不行,最後才催趲出他樂不可支的爆漿迸濺人汁兒。



在駕車的雪芳則適時地撂話說, ‘咱們馬上就要離開高速公路,然後再二十幾頂多是三十分鐘後,就會抵達明倫的海濱別墅。’



※黛咪寫日記



在週五當天下午,黛咪和要好的女同學緹娜,雙雙參加過啦啦隊例行的訓練後,就返回各自的女生宿舍去打點更衣。緹娜隨口提醒黛咪, ‘一個小時以後,咱倆在宿舍的大門口再見,妳要準時唷,阿咪!’



‘Okay…我一定會準時,大小姐!’



黛咪回到她的宿舍先行沐浴一番後,就拎出她的日記簿,趴在她的雙人床在上層的鋪位上,搦筆開始撰寫她的日記。



親愛的日記:



對不起!我因為這兩天忙得很,所以沒時間招呼你。



其實,我今天也挺忙乎的,剛剛才結束啦啦隊例行的周末訓練課目。回頭還要跟我鐵桿兒的好哥門兒緹娜,一起去她的家裡共渡週末。她的義父乾爹賈保羅先生,前天才打國外回來。那天,他才剛出機場,就打電話給緹娜和我,約我倆今天傍晚去他家聚會。



親愛的日記你當然知道,去賈先生家裡渡週末,就等於是去歡渡無拘無束的小型性歡樂派對。我上一次跟賈爸爸一起燕昵歡愛,已經是一個多月以前的過去式,所以我很企盼今晚的約會。



當然,今晚跟緹娜逗陣去赴賈爸爸的約會,事先已經獲得了我媽的點頭同意。



? ? 提到我媽嬇媚,我就衷心地為她高興。因為,她今晚也有一場約會。她所約會的對象,是同她的有香火緣,結拜過的洪雪芳阿姨的男朋友。因為洪阿姨是誰的小三兒,我媽說洪阿姨把她也牽扯進去,是要替洪阿姨分憂代勞。



我媽起碼不是有夫之婦。我認為她的生活圈太小,我挺希望她有機會能突破現狀,拓展她的接觸面,改善她的人際關係。所以,我要衷心的預祝我媽的週末假期愉快。



Okay, 親愛的日記,今天就到此擱筆!我要開始妝點穿衣,免得耽誤了和緹娜約定的時間,拜拜!





一零四年四月十日星期五





※黛咪與緹娜相偕赴約會



黛咪與緹娜相偕離開校區後,就在約定的 7-11 附近,搭上緹娜在別校唸研究所的男朋友,林茂德開來接駕的賓士車。茂德是一個半工半讀的學生,那輛名車是他先騎摩托車,去賈府專程開過來的。



? ?三個年輕人,於車上笑談風生之際滙入了高速公路,在車行半個小時後又轉進連結市郊的道路,在二十分鐘後就抵達了賈先生在郊區‘公爵山莊’內,透天厝三層樓的別墅式的華宅。



? ? 那位具有東西雙方血胤的賈保羅先生,以及他的紅髮洋妞小三兒伴侶梅麗莎小姐,慇懃可親地在大廳的門口,將三位年輕人迓接歡迎進入到大廳裡面。男主人保羅,自然是神怡氣爽眼迷眉開的展開雙臂,挽引著緹娜和黛咪在長發上促膝坐定。



那位身量中上,約莫一百六十八公分,渾身只裹著一件黑紗罩衫的麗莎,晃蕩著她的大胸脯,拉著茂德在轉角的另一副長沙發上一起落座。



保羅旋即笑盈盈的,使左手搋摩緹娜在半截休閒褲下面的腿幫子,又使右手捫摸著黛咪在牛仔褲裡面的腿股說, ‘我出國以後天天在思念的,就是我的寶貝兒緹娜和黛咪,妳們這一對兒甜心小美眉。’



那一對年輕的姝麗,登即掬嘴撮唇引頸分別在保羅兩側的面頰上嗚咂一番。在左側坐的緹娜伸右手,掖進他養父的那件對襟罩袍中,踅摸搋揉他的胸腹說, ‘我也在思念你,親愛的爹地!’



黛咪卻側身,撟臂使右手輕觸撓搔保羅的鬍渣子說,‘我也是!我也在縈思巴想你,親愛的賈爸!’



保羅歡歡喜喜的攀搭著雙姝的肩胛說,‘今天妳們的賈爸,要跟妳們兩個小乖乖,分享我的一個喜悅……’



在保羅的示意下,梅麗莎就把一張預置嶄新的國民身份證,遞交給緹娜說, ‘妳們的爹地,今天盼到了巴望了好些年的這個最愛。’俟得黛咪也過目了那張嶄新的身分證件之餘,保羅則喜孜孜的說,‘為了這張意義不凡的證件,我要請大家跟我一起喝一盃,Okay!’



緹娜當即竚立起來說, ‘讓我去斟酒。黛咪,我看妳還是喝妳的紅酒?’



‘我已經十九歲半了!’ 黛咪把雙手扠腰說, ‘今天,為了分享賈爸賞心樂事的歡悅,我要破例分享跟你們一樣的烈酒。反正,即使是我的媽媽,我想她也會體諒我一番。’



緹娜當即從善如流的回應道, ‘Okay,我也會給妳一盃波本威士忌,阿咪!反正,我們是在賈爸的家裡頭,只要我們不吭聲料也無妨。’



俟得緹娜抽腿離開去吧台斟酒後,保羅卻趁間把一大、一中的兩只,預置在沙發上精緻的購物紙袋,提交出示給黛咪說, ‘這是我這一趟帶回來,送給妳們兩個美眉的一些禮物。’



黛咪當面從那只大型的袋子裡,拈出分別裹在包裝袋內,四套比基尼泳裝,以及四套蕾絲女用內衣。她先挑揀了一套泳裝,既而又把另外那只袋子裡的禮物,一一的掏了出來。



原來,那些禮物卻是兩件較大型,塑料半透明具相當有韌性的假陽具,以及三只中型硬質者。還有幾瓶人工潤滑液,幾管牙膏形式的潤滑劑。另外,還有一具約莫有四十來公分長,所謂 ‘兩頭忙’ 可彎折的雙頭玩具。



黛咪從包裝匣內,拈出一具大型的玩具,敁敪一下它的長度和份量,跟著又笑盈盈地撮脣在其龜首上喙啄嗚咂了一下。因為緹娜折返來送酒,黛咪才擱下她中意的泳裝和玩具。



在場三女兩男的五個人,旋即一起傾盞歡飲了一些佳釀。然後,擔任梅麗莎長期普通話家教,經常在賈家出入的茂德就趁間強調說, ‘今天的皮薩晚餐,還差生菜沙拉和蛤蠣濃湯沒有準備好。所以,我要暫時告退去廚房,耽擱大約半個小時以後才能開晚飯。’



俟得茂德和麗莎相偕離開後,黛咪登即擱下酒盃重拾她的泳裝和玩具,又攛慫緹娜說, ‘妳也挑一套比基尼,娜娜!讓我們一起穿起來,然後讓賈爸開開心、養養眼,Okay!’



‘當然,妳說的算,阿咪!’ 緹娜旋即挑挑揀揀,選定了一套她最中意的三點式泳裝。



在保羅的臂助下,緹娜和黛咪,很快地就把她們身上的衣裳,當面旋剝乾淨到光嘟嘟的,除了她們的棉襪以外。可是,她們卻不忙於換穿泳裝,而剋意在保羅觸手可及的跟前,炫耀她們冶豔鮮瑩的胴體。



保羅興興頭頭的,撟起雙手去踅摸摶搦黛咪的 C 罩盃,以及緹娜B罩盃的胸乳。接著,他又懽喜愜意的把左手從緹娜的乳峰上,滑落到她圓活浮凸的美臋上面撲撤揉撋,體驗她青春活潑的溫馨。



同時,保羅又把她的右手一逕的掖進黛咪的腿襠,去掏摸她細緻的精肉罅剌,搋摩撚弄她毛毧毧的陰阜說,‘我才一個半月不見我的一雙小乖乖,妳們卻益發的性感成熟了不少耶!’



保羅旋即使雙手把雙姝兜攏一塊,又扒住她們的屁股,然後引頸掬嘴在分別在她們胯岔處,曼妙的瓊葩酒窩上嘖嘖有聲的嗚咂廝抹不已,他的親昵的舉措自然是招惹出雙姝一遍吃吃(ㄐㄧˊ)的倩笑和騰閃蠕動。



忽然,在長沙發角落的衣褲堆置處,發出行動電話來電的訊號。黛咪率先反應道, ‘那是妳的手機,不是我的,娜娜!’



‘晚安,我是緹娜…妳好,教練!’



‘…………’



‘Okay, 請妳先關機給我最多十分鐘,然後我會回妳的電話,張教練!’



緹娜擱下她的手機,趨近保羅攢勁兒的把他拽起來,隨手掀脫掉他的罩袍,又取代他的位置落座下去,然後動手把他的褲衩兒掀脫到雙膝下,然後把那條氣洶洶紫威威,毛毛騰騰即將衝到極限的肉拐棍兒拈持在手,引頸撮脣在它的禿廝上以及莖幹上面上下親吻喙啄,再把那顆龜首掖進口中唅吮嘬吸一番。



‘爹地…抱歉。我要暫時回我的房間,去回應我們啦啦校隊張教練有關的討論議題。反正,阿咪會留下來奉陪你,咱們回頭晚餐再見!’



‘妳去吧…乖乖的娜娜!不要匆匆忙忙,事緩則圓啦!’





Ch.1END??後續請看Ch.2





*跋語



老美色文網站的美語色情篇章,描述無論是兒女針對後母或繼父,抑或是隨父母再婚而結合成的繼兄、繼妹,還有小姨子跟姊夫……等等之間,無血胤連結關係之雙方或多方的性愛故事,通通歸類為與具有血緣關係者同類之: incest 範疇內。



有哪麼嚴重嗎?



偏偏,老美的真實社會或色情小說裡,卻無乾爹 + 乾閨女,乾娘 + 乾兒子等等有關的對稱名詞兒。



一人一把號,各吹各的調兒,你們老美沒有,咱老梁則有。



俺要藉此特別聲明一點,這篇小說上日記落款的日期,是俺朝後倒推了三年,以符合目今的年月日。



例行公事兒:I hope you enjoy it, thank you!



本章原創小說臺灣梁叟發表於中華民國一○四年十月二十三日正申之刻



本站资源由 色琪琪男人AV的天堂,男人的天堂,色偷偷亚洲男人的天堂,男人的天堂网页 提供   广告合作:hz88@ppp007.com